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電晶體模組(IRF520、L9110S)與馬達(TT、N20)供電測試

 電晶體模組(IRF520、L9110S)與馬達(TT、N20)供電測試

本項測試為了解IRF520 電晶體模組、L9110S馬達控制模組的運作,與TT馬達、N20馬達耗電的測試,以提供大家製作作品的參考,電壓電流測量以USB測電棒測量。


L9110S馬達模組,2.5-12V800mA每通道

使用TT馬達 3-6(12)V,負載電流最大250mA

USB5V供電時,含ARDUINO板供電,VCC接ARDUINO板5V

全力運作0.29A(PWM255 255/255)

半力運作0.24A(PWM128 128/255)

馬達可運作範圍PWM128~255左右(靜止到可運動)

 使用N20馬達 3-6(12)V負載電流最大210mA

 USB5V供電時,含ARDUINO板供電,VCC接ARDUINO板5V

全力運作0.1A(PWM255 255/255)

半力運作0.08A(PWM128 128/255)

馬達可運作範圍PWM48~255左右(靜止到可運動)

程式寫作方式利用兩腳電位差來控制功率,電位差越大功率越大。

 

電晶體IRF520 MOS模組:0-24V5A1A以上需加散熱片

 TT馬達 3-6(12)V,負載電流最大250mA

 ARDUINO用USB 5V供電、馬達由變壓器經MOS模組供電

全力運作不到0.01A(ARDUINO板),馬達電力來自外接電源

半力運作不到0.01A(ARDUINO板),馬達電力來自外接電源

馬達可運作範圍(PWM)96~255左右(靜止到可運動)

 N20馬達 3-6(12)V負載電流最大210mA

 ARDUINO用USB 5V供電、馬達由變壓器經MOS模組供電

全力運作不到0.01A(ARDUINO板),馬達電力來自外接電源

半力運作不到0.01A(ARDUINO板),馬達電力來自外接電源

運作範圍(PWM)48~255左右(靜止到可)

程式寫作方式直接利用一隻腳做PWM輸出控制訊號,(0-255)


結論:

  1. ARDUINO每隻腳最大輸出40mA,microbit、7697...等更小,無法直接驅動馬達(一般都要200mA以上),因此需要電晶體協助。
  2. 此兩直流功率控制模組可用於需要調節功率的場合,例如各類直流馬達、燈條、燈泡。
  3. 轉速快慢請於採購時留意馬達轉速比,在控制時PWM功率越大速度是越快。
  4. L9110S通常被拿來做為2輪車的控制,直接取用USB 提供給ARDUINO的5V電源,經過電晶體處理後提供足夠電流驅動馬達。
  5. 若設備需求非5V之電源,需由MOS模組直接轉換電源,因此需要匹配設備的外接電源,而IRF520可以處理的範圍在0-24V以內,若馬達需求超過1A電流亮要注意發熱問題,適度增加散熱片,若電壓需求更高,則需尋求其他型號之大功率模組。
  6. 家裡淘汰的3C用品的變壓器很好用不要丟,範圍大部分都在5V-12V,500mA-2A。
  7. 如果用9110做車子,用兩顆TT可能全力運作時會掉電當機,因此9110的VCC儘量直接接5V電源,記得ARDUINO與外接電源要共地)


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3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3



在最強大腦─智慧教育中心設立後,首先我們就先確認我們要做的方向,根據80/20法則,我決定把80%的力氣用在普及國教這件事,也就是希望科技創客教育這件事,是每一個孩子都要能享受到的權利,而非少數人的菁英教育,所以我全力堅持衝刺這塊,真正的教育是百年大計,但是內行人才看得懂,才知道怎麼看;而另外20%免不了要放放煙火,因為要應付看不懂教育,只重視“效果”和KPI的外行人,所以商業套件類的競賽和活動,如機器人、自走車、四軸...等,這些對我來說“教育CP值”比較低的(錢花得多但獲得的教育學習相對少,而且較難素養化,因為生活用不上...)則是免不了,這部分真的不是我的專長,而且我因為內心很抗拒所以抵死不從,因此教網中心的教學推廣組就扛起這一塊,很感謝執秘還有大任,讓花蓮的科技教育有比較全面性的照顧,不僅照顧所有的師生,還有家長、社會民眾、甚至長官,政治相關議員委員都有兼顧到了,這實在是一個調用老師沒法處理的部分。

109年2月我們就達成126所縣內國中小兒童程式100%開課這件事,這裡的100%其實很辛苦,普及這件事我們其實已經努力3年,目前125所有教Scratch,1所教Kodu,其中每年仍有7%,也就是9所學校,因為教師的流動率太大,會教的老師跑掉或調校,因此沒有專業教師可以教,怎麼辦呢?還好中心有兩位駐點老師、南區玉里國中也有一位駐點老師、太平國小呂奎漢老師也會幫忙,此外,我們也找了科丁聯盟成立科丁小學、科丁班直接或間接給予相關的協助,我們直接派老師去做教學協助,也叮嚀希望他們有正式老師陪同學習,這樣才有辦法永續經營,後來在科技領域總體計畫的子計畫2裡面,偏遠地區可以共聘巡迴教師,也獲得不少狀況的舒緩。

然而,100%這件事實在不簡單,初期縣長和處長提這想法時,我真的覺得很困難,但是既然長官提了,我們就只能做做看,因此做了全盤分析之後我們多管齊下,處長在校長會議、網管會議宣示決心,請校長配合,而我們則分北、中、南三區大量開設週三及假日的教學研習,除了正常班,更有整年夜間的課程,包括北區的今晚誰來Make,和南區的今晚誰來Code,然而,不管你再怎麼努力,總是會有八風吹不動的、老師太忙不能參與研習的、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的、甚至還有打電話來罵的主任老師...,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仗著老闆當靠山,我這樣說“這是長官的決策、時代的潮流、真正的教育...我們要網中心被要求全力推動,學校端要達100%,學校這邊如果有甚麼困難,我們這邊都可以協助,看是為你們地區開設聯合專班,或是專程為貴校開班,或是找老師去幫忙開課,甚至是雲端線上學習等,我們都可以服務。”就這樣實施了一段時間,然後我們做了一個調查,針對未能實施的學校,我又一個一個打電話找校長和教務主任,詢問未能開課的原因與協調處理困難,最後,還是沒法解決或是不太搭理的學校...我們直接電話各別通知開會了,電話是我打的,內容(我講得比較硬)“因為縣長說要100%實施兒童程式教育,貴校尚未能實施,請校長或主任至教育處開會,處長親自主持會議”,當天,真的未能實施的學校都來開會了,而處長,我以為他會質問學校未能實施的原因,結果...處長在不慌不忙的解釋一次政策後,竟然和顏悅色的問起每個學校能不能幫忙配合,是拿簽到簿一所一所的問ㄡ,能不能實施?有甚麼困難要幫忙嗎?這個修養真是高,實在佩服之至。最後,開學前再開一次北區師訓班讓沒機會參加研習的學校可以參加,然後南區有三所由中心派員再開一次聯合師訓班在學校可以的時間,還有一所直接派中心老師協助進行教學,老師在旁邊學習,終於,搞定所有的學校,訂定當年度100%實施兒童程式教育的規劃,不過,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因為每年還是會有調動的問題,所以每年的協助還是必要的。

而創客的推動,不是只有兒童程式而已,還包含了3D、雷切、開放硬體...等設備,這門檻的確稍高,但是由於中心開的研習爆多,各類的研習,從簡單的設備操作、小主題的課程、跨領域的教具創作課、設計思考整合課程...,也在各種時間開課,從一般的週三、六、日的教師研習,還有夜間課程、寒暑假的營隊,因此會使用設備的老師,比例比其他縣市高很多,於是乎三年來的少量設備撥補幾乎讓1/4的學校有了設備,而且,中心還準備了一批為數不少的漂移設備,給沒設備卻想體驗或教學的學校飄移借用,中心的老師還可以外派,還負責把老師教到會;而最後一次的計畫系統性的撥補在108年底-109年初更是大量撥補到國中全有、國小至少3/4學校有,其中包含電腦數5:1的3D列表機、和與電腦教室間數相同的落地型80W雷切機、還有與電腦教室相同數量的開放硬體套件,而這些設備的申請,必需是學校友會使用的老師,且有填設備申請表,內含課程實施內容、時數、校本規劃、需要設備種類...等。不同於各縣市的操作,各縣市都是國教署的自造示範中心的建設經費,所以有自造中心的學校每個縣市僅有幾所,雖說負有推廣責任,但其實大部分都沒有積極的推廣。而本縣有在做創客教學者,設備都是直接撥放到學校,並成立群組做課程教學及設備服務交流,裡面從設備的使用維護到課程作品的分享,打屁聊天到備課的疑難雜症,包準新手也能很快進入狀況。109年7月,更為所有3-5年級準備了Halocode教學方案,包含硬體、線上課程、師訓、認證、教學輔導...等,讓開放硬體這塊也得到100%的設備撥補。從這裡看起來就知道花蓮在國民科技教育的決心,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

世界各國的課綱怎麼訂的各位清楚嗎?
教育,大部分都是為了人類的經濟活動而服務,因此像OECD世界經濟合作發展組織這類的機構,只要提出了未來人才的需求,大部分國家的課綱就會依據需求做修訂;然而國家的課綱通常也要等總綱委員修訂完,經過公聽,才會修改實際實施的課綱和細則,然後經過無數次的開會、和派系鬥爭、搶地盤、政治介入、喊芭樂拳的結果下,訂出來的課綱也未必符合當初訂總綱委員的原意,更何況實際的實行還會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因此,往往經過宣導研習到第一線全面實施,也都是好幾年以後了,這樣的課綱其實也距離原目標有點遠了,再加上如果制定或推動的教授們沒有國中小的經驗的話(這是真的,通常教育部指定負責的教授或子弟兵們未必一定有國中小經驗,甚至也沒修過教育心理學,更別說是國中小教材教法),因此推動起來完全的走樣也是意料中的事,然後不了解的老師或是家長,也只會一昧的批評更不想深入了解,往往也沒研究過課綱,然後就在罵課綱,這是一個常見的無窮迴圈(死循環),而且你會發現,從九年一貫的時代,教改就是這樣,少數認真的學校老師成功,但大局最後終致失敗。

我們用簡單的方式來比喻,目標明明就是A,在各種作用力的影響下,幾年後,目標卻朝向已經偏移的B,然後等孩子們都很努力地幾年後到達到B之後,才發現出社會跟A還有一段距離,然後那時候,新的課綱或是世界需求已經修正到C...,你不會覺得傻眼嗎?更何況是多年後才知道;那如果知道世界需求與課綱修訂這是一個變動的過程,一開始就知道是A,為何不直接朝向A?而且如果有能力隨著局勢馬上修正,為何不能馬上調整?甚至,你已經能預測未來發展的話,直接朝自己的目標超前部屬不是很好嗎?這樣也不用浪費孩子們的生命,人的一生極其短暫,真的,如果以平均80歲來算,也不過就29220天,這樣浪費生命有甚麼意思呢?你有多少個黃金30年?

因此,花蓮縣決定做自己的架構,用最接地氣的一線老師和全國社群老師的支援(各位社群老師們其實我都有參考大家的想法歐)+深入了解課綱的輔導員+關心教育的首長和校長、教授們一起共同協助縣內科技領域課程架構的訂定,我們直接參考世界需求和本縣的需求做融合,而且因為是縣的層級,因此變動和修訂可以以極快的速度來處理,而且內涵不僅包括科技與創客的技術,更含了智慧學習的新觀念、新方法,讓孩子在學科技技術的時候,同時學到可以素養化用在學習上、生活上、可發揮創意、從生活上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的真實能力,架構與內容在稍後會有說明。

我們將架構拆解,預備用四年的時間,逐年完成所有線上課程與師資培訓,今年,109年8月,我們已經完成三年級101校的新舊任三年級資訊教師培訓,並製作新式教材教法的線上課程,透過今年的輔導與實施,明年再進行四年級的課程,依此類推,逐年滿足全新架構。

















2020年9月16日 星期三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2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2

下面我來分享一些可以複製的成功經驗與做法,我把它分為四個方向來說明:
  1. 最強大腦團隊運作(講的是智慧教育中心的成立帶來的影響)
  2. 願景明確普及國教(講的是我們鎖定的族群與教育的方向)
  3. 目標正確架構清晰(講的是我們花蓮國小科技教育的架構)
  4. 系統拆解逐步實施(講的是我們有系統的逐年滿足課程架構的線上課程與服務)

首先,就是為了推展創客教育,教網中心特別在前瞻與國家東部發展基金中寫入相關建置與推展計畫,最後突破重重的關卡,終於設立了花蓮智慧教育中心,事情的發生,其實是這樣...

就在我借調教育處之後,在教網中心的指揮與規劃下,辦理了許多的師訓活動,因為我平日就有臉書、GOOGLE、LINE經營社群及行銷推廣的習慣,而且我辦理的師訓研習大都注重老師需求,且嚴格控管講師的品質水準,因此,只要是我辦的研習,不管是早期到稻香,還是後期在本縣教師研習中心(中華國小),通常都是爆滿供不應求,不但經常有外縣市老師詢問,甚至已爆滿還有硬要帶小板凳自備筆電擠進來的狀況,也有非教師的民眾前來參與,但有一段時間中華國小的場地進出,因為校安的問題比較不好配合研習活動,這些亮點與狀況,長官其實都看在眼裡,而且那時候創客正當火紅,花蓮又因為遠見和天下雜誌的報導,閃閃發亮,因此處長就決定要在教育處二樓弄一個創客中心,而且因為是教育處直接掌管,所以再加上教育的部分,於是就變成智慧教育中心。

這個中心的設立十分的辛苦,我找遍花蓮的設計、裝潢公司,甚至是設計師公會,花蓮竟然找不到懂“創客”的設計師,而且當時也因為經費不足及花蓮沒有合適的工班等因素,台北、宜蘭來的設計師,在勘查過現場之後,都表示無法承接,這件事困擾了我好久,直到後來臉書上的好友,公司在台北但家在花蓮的“如一國際”的郭志如總監,看見我們的困難並與我聯繫,志願提供初步的協助與規劃,歷經數次“無薪志願性”的現場場勘與討論,這才有了智慧教育中心的雛形,但是因為郭總監在花蓮也沒工班,擔心無法掌握施工品質,加上公家的設計監造施工招標等規定繁雜不一定能配合下,他並沒有來招標本中心的工程,最後由一家在地的裝潢公司得標後,郭總監還無條件的將初步規畫的設計圖送給工程公司銜接施作,這真的是大愛,所以,今日有智慧教育中心,實在應該感謝郭總監。

中心成立後,由國發基金所聘用的計畫型助理更加坎坷,徵才好多次,來應徵的都是一些家庭主婦、飯店房務...,甚至連創客、程式、3D、雷切這幾個名詞都沒有聽過...,網路上的徵人啟事,還被笑“出得起香蕉只能請到猴子”...,真的,花蓮人口外流,沒甚麼工作機會,是菁英都不會留在花蓮...,好不容易在第三次面試,出現了完全沒經驗的大學剛畢業的相關科系的新鮮人,第一期只好聘用他們來幫忙,好在年輕人可塑性高,經過幾個月的培訓總算能上得了檯面,但是,這樣的“計畫型專案人事”終究得一年一年招聘,對這些年輕人來說,一點保障都沒有,對我而言更加辛苦,因為培訓到能上手,差不多就要走了,於是接下來這幾年,我就在“招人─訓練─離開”的無窮迴圈裡度過,我不禁在想,政府總是這樣,如果這是亮點或是一定要做的應該列為經常性的編制,不應該是年年重新招聘的計畫型雇員,不過,縣府的編制並不是可以隨意變動的,公務人員也不是說開除就能開除的,所以,也只能想想。

至此,創客教育的最強大腦團隊儼然成形,我們終於有自己的據點和人手,可以專心做創客教育,然後,在107年3月開幕後,縣長對外宣布,智慧教育中心也提供縣民的創客推廣服務,對你沒聽錯,教育處本來只負責國中小教育,也就是國中小老師師訓這件事,但是這一刻開始,我們要服務所有的花蓮縣民眾,因此,我們的課程,除了老師可以上之外,小到只要會操作滑鼠,老到還能走得動的,都可以來參加,而時間也從周三、六日的師訓課程,變成日夜間都有、周一到周日,寒暑假也不放過的全年無休的模式,除了外部支援的創客團老師之外,我們三個真的是日以繼夜、焚膏繼晷,還不是只有上課,業務、活動、競賽、推廣...等,一個也不能少,光是中心開的課一年就超過200場次,超越全國任何一個創客中心。

但我們終究是教育處底下的智慧教育中心,因此教育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的主要任務除了推廣之外,還是以國中小師訓、設備補充、教材建置為重點,而競賽、活動、各項產學合作辦理為輔,此外為了朝向遠大的教育目標邁進,我還特別物色一批老師,私下成立了創客講師團(這個團成立的過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這群應援團老師在本縣今日推動創客的成績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地位。

至此,最強大腦,智慧教育中心的成立,對後續全縣的設備補充、創客線上教材的規劃與錄製、全縣師訓的培養、創客教育的全民推廣,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礎。

現在(109.07)中心的主要成員:
縣網中心主任:許壽亮校長,中心最高長官
縣網中心執秘:簡鴻仁先生,中心運作最高指導,前瞻、綜發計畫撰寫、採購及計畫主導
縣網中心行政:張雅惠小姐、李大任先生,行政事務、學校聯繫、採購核銷協助
縣網中心採購:朱柏寰校長,中心建置、設備,招標採購設施維護
智慧教育中心:田義龍老師、李舒涵老師、吳主軍老師、筱芳,中心講師及業務主辦
其他協助人員:縣網中心網路組、教育推廣組及行政組的夥伴們
稻香國小:邱文盛老師,鐘點支援線上課程錄製、雜工及掃地僧

(未完~)










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1

可複製的花蓮創客教育成功經驗─1
今天我不講成功個案,因為心靈雞湯不一定有用,太多的成功有著雄厚的背景不可複製,而花蓮成功的創客教育經驗,除了設備的全面補充無可複製外,其他的策略及作法卻是各縣市可以參考使用的


世界上最難的事有兩件,第一件事就是將別人的錢放進你的口袋,這件事很明顯我辦不到,因為威力彩別人領去了,而老師屬於公務員不能兼差,這意味著即使我有再好的本事,我也賺不了外快,所以奉勸老師們,放棄賺錢的念頭,好好的培養下一代吧!

那世界上第二難的事,就是把你的想法放進別人腦袋,真的,說服,不是簡單的事,但是我們推動一件事若是要成功,第一要素必須要讓別人同意你的看法,想法相同才會產生足夠的動機動力,因此,我們在推創客的時候做了可怕的事,開創客體驗校長班,這是國源校長給我的第一個任務,而且處長配合國源校長的提案,命令全縣校長參與研習,並在三個梯次的校長班中都一一點名,在102年的校長們應該記憶猶新,我們特別設計了一個運動計數器的Scratch+Arduino課程,把紅外線感測器用杜邦線接到Arduino上,再用Scratch寫了近10條的程式,只要有東西經過紅外線前方就會計數,這樣的特別的教學內容,讓完全沒有經驗的校長一個半小時內全數完成,然後接下來的時間就在地上做伏地挺身相互較勁,這個課程讓校長們了解幾件事:第一,原來Arduino這麼簡單,不會電子電路不會焊接也沒有關係,還是可以使用,第二,原來寫程式不像以前聽說的要寫打一堆英文關鍵字,還要學習語法及程式語言困難的邏輯等,他們用Scratch拉中文積木程式,用自然語言直覺的堆積程式積木就能控制開放硬體動作,還能在畫面上做簡單動畫UI,這真的很神奇!

通常教育處要推新的東西,第一個關卡就是在校長,若是第一關都過不了,這個學校是推動無望的,因此,打通校長這一關之後,創客教育就可以在學校推動暢行無阻,因為校長都清楚咧解這東西一點都不困難,所以不會在心理產生抗拒,認同的校長還會在學校裡幫忙鼓吹,即使自己不會,也不會擋老師進修,這讓許多有興趣的老師在申請研習受訓時順利很多,甚至得到支持,因此經過這三梯次校長班之後,創客在學校推展和研習受訓變得及其順利。

類似的事我們做過很多次,為了女性族群的認同,我們還特別設計女性課程,為了跨領域,我們還特意修改研習名稱,讓老師看不到“程式”、“開放硬體”,以為是教材教具製作,然後來了以後被我們征服,然後結合自己專長在各自領域施展開來,我們也推民眾體驗,希望這些民眾瞭解後會藉此詢問關心學校有無相關的課程,增加學校老師願意接觸的機會。

107年3月開幕之後,除了教育處所有的科員也來體驗過之外,連縣長都責成縣府各局處室來中心體驗,並想辦法結合到自己局處室的業務,例如觀光局結合創客體驗活動、農業局學割紙應用將農產品包裝行銷、環保局將環保繪圖競賽作成熱轉印馬克杯當作禮品....還有一堆民間單位想來學雷雕做文創...等等,都知道有我們智慧教育中心,一時之間,仿佛創客這件事變成了花蓮的全民運動,當然,中心沒有休假,白天晚上及假日都有服務,的確是辛苦了大家,但是,超有成就感。

至此,花蓮在推創客仿佛不再有任何阻力...當然,這也拜縣長大處放送、和網友們到處宣傳的關係,你可以想像,當所有的教育處長官、學校校長、政府局處室首長、科員,都知道創客是甚麼之後,也知道縣裡面支持的態度之後,做起事來有多順暢的感覺,你能體會嗎?當然,知道的人多了,想法就越來越多元,因此大家就會有越來越多的新點子...這意味著我們這種臨時的編制和每年自主寫計畫要錢的方式,快要撐不下去了...

 

花蓮創客教育的定義

大家都在做創客,為什麼花蓮的創客教育不同



花蓮的創客教育,和大家熟知的創客教育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早期的創客,大眾都擴大解釋,從外太空到內子宮,只要是手做的教育,都叫做創客教育,例如:摺紙、木作、泥作、烹飪...等,而高職以上技教業界及高中以上學術界,把創客定義成產品研發到能上市的教育內容。後來因為新課綱的頒布,政治的影響下,說“創客”是對岸名詞,拿補助的都要叫“自造”,否則不給經費,因此就變成自造教育,而因為科技課程的影響,外界對自造(創客)的感覺就變成工藝課以及使用創客三寶設備的課程,包含了3D列印、雷切、開放硬體,而在這同一時期,花蓮的創客教育指的是,使用科技設備的技術性課程,包含科技自造(3D列印、雷切、割紙機...等,技術已經簡單到國中小可用的機具)、機電整合(開放硬體+兒童程式)...等,並未把未含科技成分的工藝課、木作或一般手作納入其中。

然在107年3月智慧教育中心成立後,因為屬性不同於國教屬給各縣市的自造教育示範中心,而且財源來自於縣庫及國家東部發展基金,因此發展不受教育部限制,故而層級提升到縣級的智慧教育中心,因此除了原本創客教育中心的用途之外,就加上了利用科技概念、方法或設備的智慧教育學習這一塊,所以現在花蓮所謂的創客教育就產生了質的變化。


教程式並不是教程式,教創客也不是教創客,教程式和創客是虛象,內容是一個載體,我們透過教程式和創客的過程中,引導孩子將運算思維及設計思考的方法學會,並探索生活實際案例讓他擁有素養化的生活能力,然後透過創意的激發引發創造力,透過後設的階段練習自主的學習力,因此教材教法將會大幅度的改變,這些內容和簡單的方法在我們開辦的教師研習都會陸續介紹分享。

我們的重點精神,並不在技術上的學習或實做,而是利用設計可以動手做的教育學習歷程,讓難學習的抽象知識的學習,轉化成生命生活實際的體驗,這兩種的學習方式在大腦內的記憶學習模式完全不同,抽象知識的學習需要不斷的複習,才能勉強進入中程記憶,假使一陣子不用就會忘光光,所以為何孩子在大考之後就將書本丟棄,將學習結果忘光了,因為腦神經連結單薄脆弱,不常常維護就會斷裂脫落,相反的,若是將它轉換成具體的操作,這就是利用的多感官學習,或是利用多元智慧的學習,用全身的各種感官去感受、去體驗、去學習,腦神經連結多元不易斷裂,形成身體記憶,這叫做生命經驗,這樣的學習方式,不需要複習,卻一輩子不會忘記,這就是我們新的創客教育模式,因此,這個利用團隊建造一件事情學習的過程(建造教育),再融合了各種教育理論與方法,就形成我們花蓮的創客教育。

同時,訓練動手做,實際解決問題的實踐能力,而非空口說白話,過程中具體的學習問題解決的運算思維,這就是素養化,真正能用在生活上的能力,所以我們的創客教育不是科技領域的專屬,是各領域都用得上的生活能力、未來的工作能力,因此,真有心的話,實是不限於科技領域的上課時間來學習,更不會有上課時數不足的問題,我若是校長,就連其他領域或空白的時間也要利用,因為這樣的能力對孩子未來太重要了。

感謝縣長、處長的支持,還有規劃整個國小科技架構的教育處、教網中心、資訊團、科技團,還有所有支持的企業和協會、社群,花蓮有你們,真的是學子的福氣



2020年9月13日 星期日

我被借調教育處推動創客教育

105年7月我被一通電話借調了

86年7月我在商合行(一家IC卡研發的公司,坐電梯要刷卡才能到我的部門)的RD部門接到一通神秘電話,三天後我出現在花蓮在一家泡沫紅茶鋪和校長面談,8/31我用性命穿過100米的土石流地區好不容易出現在人生第一個任教學校。

被騙進入教育界,我才知道教書要教師證,好在幸運的我總是在第二次就能“因緣際會”地考上學士後大代師資班(因該是祖上有積德),後來用兩年代可抵一年實習而在89年成為正式老師,也因此換到第二間傳說的森林小學,在這裡與黃校長團隊實戰了四年,用精實課程設計與實施,第三年就將學校送進全國學校經營獎InnoSchool和課程創新GreatTech雙料特優第一而且還連續得了兩年,學校也在那幾年風靡全國成為九年一貫標竿學校和教育部的金質獎,93年因為熬不住孩子的親情呼喚,回到市區學校任教。

初到花蓮這幾年的經歷,打破我在西部生活二十多年的認知,這完全可以寫成一部小說...只能說待下回分解...

資訊底的我,從進教育界一直都教孩子電腦課,而且兼任多項職務中,網管資教都不離身,下山後在市區傳統學校裡教學,謹守本分的我,還是接了數位機會中心,也和教育處協力辦理資訊教育的推廣,98年自由軟體正值盛大期,我隨著縣輔導員到處推廣自由軟體及Scratch兒童程式,然後私底下和社群玩著Arduino,直到99年(印象中)佛光大學許惠美老師領著S4A社群開辦破冰之旅的研習,我就知道時機點到了,於是將Scratch控制Arduino的課程,在100年排入學校社團和資訊正課中實施(其實是梅校長要求的,你們真的要感謝他,他來遊說了至少三次,正面不行就旁敲側擊,各種策略的說服),那時候應該是全國第一個將這樣的課程排在正課實施的學校,那時候也還沒有創客這個名詞。

102年之婷進教育處當了輔導員,在他的堅持下,花蓮開始有了程式競賽與科技競賽,同年,台北華山有了第一屆的MakeFaire,當我我是應邀S4A社群在裡面擺攤,將學生的兩件作品“倚天劍屠龍刀”、”認識水果”在會場中展出,那年也是S4A和我被大家認識的第一年,很多人都說是我的屠龍刀激起他們想玩投入創客的動機,後三年,每年我都受到之婷的“威脅”,每次競賽至少要參賽三組...

105年是變化很大的一年,在學校向來低調的我,因為4月被遠見雜誌報導後全國知名度大增,7月在畢業典禮排練的時候,我在台下接到一通電話,時任教網中心主任的國源校長打來,希望我借調教育處協助創客推廣,說是給我一小時考慮,但是10秒後他就打來,一句“你不用考慮了,我已經告訴你們校長了!”,我就沒有了考慮的機會...就這樣我被借調了教育處,那年我剛好隨著S4A社群去赤峰、內外蒙古推廣創客,整整22天才回來,那是我第一次做志工,我以為至少有一半可以旅遊,其實...並沒有,宗衡老師的志工團...精實到我對日後國際志工產生了害怕與畏懼,8月底我才正式取代落跑的之婷,投入教育處推廣創客教育的行列。

之後多年的某一天,我有問國源校長為什麼是我?國源校長說,“我看過你上課,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我相信你是我要的人,你可以勘此大任”,就這樣,我被騙來教育處...這個國源校長眼睛很厲害,之後幫忙中心面試過幾次人選,他每次看的人都很準,不過他把我扔進教育處後,他就不幹中心主任了...然後去玉里國中發展南區的自造教育,布局好以後又跳走跑到三民國中要搞實驗教育...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校長,能在均一平台放那麼多數學教學影片的,也不是省油的燈,實在是佩服

之後在教育處的服務過程,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